当前位置:首页 > 章节 > 银剑恨 > 第二章 十刃寒灯影 一剑耀星光

第二章 十刃寒灯影 一剑耀星光

作品:银剑恨 作者:黄鹰 分类:黄鹰小说 字数:19100 更新时间:2020-03-04 15:32
  十剑一同出鞘的声势实在惊人!
  十人一齐惊呼怒叱的声音,更是非同小可!
  他目光才转,就看见当门雁行成阵的十个青衣少年血红着眼睛,咆哮着握剑掩杀前来!
  这十个青衣少年显然受过严格的训练,惊怒之下,阵势竟然未乱,左手一引剑诀,身形急上,两翼先飞,左右弧形交剪!
  这哪里还像是雁阵的两翼,分明就是螃蟹的双钳!
  沈胜衣正在双钳当中!
  双钳开始收缩!
  沈胜衣握紧的左手冷汗湿透!
  不是怕这双钳,只是不愿再杀无辜。
  “退下!”他冲口一声轻叱!
  十个青衣少年回以一连串的冷笑,不退反进!
  双钳更近!
  沈胜衣似乎已没有选择的余地,他眼角一阵跳动,剑出鞘一寸,两寸,三寸!
  “住手!”一声暴喝突然在一扇屏风后面响起!
  寒芒一闪,屏风“哧”的中分,左右跌下,一个淡青衣衫的少年当中大踏步而出。
  这少年年纪更轻,二十岁也不到,剑眉星目,直鼻方口,胸前十口剑交搭斜挂,四剑已出鞘。
  出鞘的四剑,两剑在手,两剑却是镶在他的脚底,踩在他的脚下!
  他人才现身,沈胜衣也就感到一股迫人的气势!
  不成是你?
  沈胜衣心念一动!
  十三杀手七年前就已成名江湖!
  七年前这少年还只是一个孩子!
  沈胜衣心念再动,不由得一声轻叹。
  十个青衣少年,却一声惊呼道:“公子!”
  “我都看到了!”公子一挥手,道:“你们不是他的对手,退下!”
  十个青衣少年在犹疑。
  “退下!”公子再一声,声如霹雳!
  十个青衣少年在霹雳声中慌忙退开去。
  公子目光一转,落在沈胜衣身上。
  一股寒意连随袭上沈胜衣的心头!
  这公子的一双眼睛简直就不像是人的眼睛!
  人的眼睛是有变化、有感情的,是喜、是悲、是冷酷,抑或是温柔,多多少少都可以看得出来。
  这公子的眼睛根本没有变化,完全没有感情!
  这公子的一颗心只怕也是一样,否则,又怎会只在屏风后面观望,直到如今才现身?
  公子忽地一掀唇冷笑。
  只是嘴唇在笑,死冷的眼瞳中连一丝笑意也没有!
  “沈胜衣?”
  “无肠公子?”
  “好说!”
  “幸会!”
  “彼此!”无肠公子两手一翻,双剑入鞘,道:“我刚从江南回来!”
  “江南想必依然万花锦绣。”
  “公孙接的乱披风剑法同样绚烂!”
  “琴棋第一,诗酒第二,暗器第三,剑术第四的公孙接?”
  “正是这一个公孙接!”
  “这一个公孙接又怎样?
  “不怎样,只不过约战家父!”
  “约在何时?”
  “月前!”
  “令尊没有去?”
  “没有去,我去!”无肠公子一轩眉,道:“苦战半日,我拼尽全力,仅堪堪与他战成平手!”
  “难得!”
  “过奖!”无肠公子唇边的笑意消失不见,道:“公孙接暗器第三,剑术只是第四,暗器方面他还不如满天星,一度败在满天星暗器之下!”
  “哦?”
  “满天星却早在五年之前就已败在你剑下!”无肠公子深深地吸了口气,道:“我不是你对手!”
  “哦?”
  “但即使不敌,你若是要一战,我还是奉陪,舍命奉陪!”
  “我如今只是想离开,尽快离开!”
  “你要离开谁也阻止不了,我也还懂得自量,不过有一件事你一定要记着!”无肠公子一字一顿道:“无肠门中人记恩,记仇,有恩必报,有仇必报!”
  “我记着!”
  “家父虽非死在你剑下,却是因你而死,此仇此辱,无肠门中人永志于心,要么,你就今夜赶尽杀绝,要不是,错过今夜,无肠门中人迟早一定找你洗此耻辱,雪此血仇!”
  “我等着!”
  “好,你保重,你好好保重!”
  “我会保重,我会好好保重!”
  无肠公子再也不望沈胜衣,霍地一拍手,厉声吆喝道:“撤剑阵,开大门,掌灯,送客!”
  语声一落,他人亦转身,背向大门,头也不回。
  “呛啷”的群剑入鞘!
  “咿呀”的大门尽开!
  “噗哧”的灯影摇红!
  十灯齐动,十个青衣少年脚步齐展。
  灯分左右,人分左右。
  沈胜衣走在灯当中,人当中。
  灯远,人远。
  无肠公子“噗”地终于跪倒在榻前!
 
×      ×      ×

  灯未远,人已远。
  灯只送到门外,人已走在街头。
  长街寂寂,长空寂寂。
  星,月。
  有星,有月。
  今夕何夕?
 
×      ×      ×

  “今夕何夕?”
  张凤沉吟在星光月色之下。
  今夕的星光更多,今夕的月更亮更圆。
  星光闪烁,月色凄清。
  一条枯枝穿月而过,一只猫头鹰蹲在枯枝之上,圆月之中。
  “咕——”
  猫头鹰在叫。
  张凤不由的打了一个寒噤。
  猫头鹰的叫声的确恐怖。
  这地方也是一样。
  深夜,荒郊,小径,齐膝的野草,半枯的老树,树上的猫头鹰……如此的环境,今夕就算是中秋,只怕也没有人愿意在这地方徘徊。
  今夕不知是何夕。
  星虽亮,月虽圆,秋还远,今夕还不是中秋。
  张凤也奇怪自己居然会在这样的地方停下脚步。
  猫头鹰一叫,就连月光也似乎变得诡异起来。
  张凤连半刻也不愿意再逗留了。
  他举步,突然又收步!
  “咕——”
  猫头鹰又在叫。
  张凤没有作声,眼珠子却睁得比猫头鹰的更圆更大,眨也不眨地瞪住丈许外的一丛野草之上。
  一个人缓缓地正在野草丛中冒起来!
  雪白的衣衫,苍白的脸庞,冰冷的眼瞳,好可怕的一个人!
  目光剑一样交击在半空!
  张凤突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杀气排山倒海般猛压了过来!
  “哗啦啦??”,猫头鹰突然枯枝上飞起,刹那间消失在夜空深处。
  连猫头鹰也感觉到这股杀气,连猫头鹰也不敢逗留!
  张凤的目光突然收缩,面庞突然绷紧,一只右手已移向剑柄!
  风吹过,野草“沙沙”的一阵响动!
  白衣人披肩的散发亦飞扬!
  张凤的衣衫也在起伏,后背就是一阵冰凉的感觉!
  不知何时他后背的衣衫已冷汗湿透!
  他的一双手也在冒着冷汗,移动的右手已停留在剑柄上。
  “沈胜衣?”他忽然开口,出口的语声异常的沙哑。
  “张凤?”白衣人反问。
  “正是张凤!”张凤的右手握剑更紧,道:“消息果然没有误传,你果然已洞悉我们十三杀手的来历!”
  “还差一个!”
  “这一个当然不是我!”
  “是你的话,你我又焉能遇于今宵?”
  “你是在这里等我?”
  “我是在这里等你!”
  “你怎知道我会打从这里经过?”
  “北上翼城只有这一条路!”
  “你我素未谋面!”
  “素未谋面!”
  “难得你居然能够辨认得出我来!”
  “这只能说是巧合,我虽然不认识你,认识你的人可真不少,我在楼上喝酒,你才从楼下走过,几个走镖的就将你认出来了!”
  “我张凤本来就不是寂寂无名之辈!”张凤倏地大笑,道:“掩饰的方法不是没有,只可惜我这种方法不能用于光天化日之下!”
  说话间,张凤左手怀里一掏,面上一抹,面上立时多了一张颜色铁青,狰狞可怖的鬼怪面具。
  这张面具相当之精巧,一戴在面上,张凤简直就连半分人气都没有了。
  “果然是见不得天日的!”沈胜衣淡笑,忽然问道:“翼城离这里不过半日路程,你连夜赶路,莫非就约在明天拂晓?”
  “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呆子,原来你一些儿也不笨!”
  “幸好我在这里遇着你,否则如今我一定还在梦中,一定赶不上这个约会。”
  “幸与不幸如今尚言之过早!”
  “哦?”
  “你既然是一个聪明人,怎么偏偏要做这种糊涂事?”
  “什么糊涂事?”
  “挑战十三杀手!”
  “哦?”沈胜衣摸了摸鼻子。
  “只有呆子才会向十三杀手挑战!”
  “我不是呆子!”
  “你只不过活得不耐烦!”
  “总算给你说对了!”沈胜衣大笑,笑得好开心。
  张凤一怔,虽然戴着面具,看不到他的神情,说话的语气已明显地带着几分懊恼道:“原来你真的是活得不耐烦,这就好办了!”
  沈胜衣只是笑。
  “我就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情比对付活得不耐烦的人来得容易!”张凤也在笑,冷笑!
  “怎样容易?”
  “只是这样容易!”张凤长长地叹了口气,一个身子突然烟花火炮也似的飞射向沈胜衣!
  张凤的轻功原来也很高明!
  一口气才吐尽,他的身子已飞射到沈胜衣面前!
  人还在半空的时候剑就已出鞘!
  剑狭长,尖锐,碧光灿烂!
  剑一出鞘,剑尖就在跳动!
  剑一到沈胜衣面前,剑尖已如满天缤纷的星雨!
  剑雨飞洒而下,剑芒闪亮了沈胜衣的脸庞!
  “倒!”张凤即时一声暴喝!
  沈胜衣果然应声倒下!
  张凤欢喜还来不及,一道闪电突然从下飞起!
  闪电比星雨更辉煌,更夺目!
  “散!”闪电中一声厉叱!
  沙地一阵砂砾激烈磨擦也似的声响暴发,漫天剑雨一时飞散!
  闪电未绝,一直飞入张凤的咽喉!
  张凤一声闷“哼”,身子倒飞而出,一飞两丈,倒在野草丛中!
  闪电就钉在张凤的咽喉之上!
  不是闪电,是剑,沈胜衣的剑!
  剑尖只有三寸进入张凤的咽喉!
  一击震散漫天星雨,剑上的力道已去十之八九,剩下来的力道只不过十之一二,剑尖也就只能够三寸进入张凤的咽喉!
  三寸已足够!
  沈胜衣半跪在草丛之中,左手外伸,还是奋力掷剑一击的姿势!
  他的身上并没有伤痕,他倒下只不过因为剑雨太迫近,这样子他才能有足够的时间、足够的空间掷剑一击!
  这判断何等准确,这一剑的威力又何等惊人!
  这一剑似已耗尽他混身的气力,就草丛中半跪,他连站起的余力都似已没有。
  “四个!”他仰首向天,满头汗落淋漓,连语声都起了颤抖。
  风又起,野草又在摇,沈胜衣披肩的散发又在飞扬。
  天边的月还是那么圆,天上的星还是那么亮。
  这样的星光,这样的月色,张凤是再也欣赏不到的了。
  星月终古长照伊人!
  人又怎能?
 
×      ×      ×

  不是星,不是月。
  只是一盏小小的油灯。
  灯光没有星光这样闪亮,也没有月色这样清明,但若换是在别的地方,这如豆的一灯对普通人也许仍嫌不足,对于如今围坐在桌旁,灯旁的这八个人应该足够有余!
  这八个人都是杀手中的杀手!
  这八个人都已习惯了黑暗!
  只要有光,这八个人的眼睛就能适应环境,这八个人的手就能杀人!
  只可惜这地方实在太黑、太暗,多了这一盏小小的油灯,八个人也是只能够勉强分得出彼此的容貌,身形。
  这一灯有等如无。
  有门的地方多数有光透入,有窗的地方也一样。
  这地方窗虽然没有,门可少不了。
  光还是透不进来,这地方有门也没有用。
  门的后面根本又是墙。
  这第二道墙也有门户,在另一端。
  门后又是墙,第三堵墙!
  一折再折,外面就算是中午,光线也一样透不进来。
  光线还不懂得一转弯,再转弯!
  这地方哪里像是人住的地方。
  可是这地方偏偏有人住着。
  蝙蝠先生!
  也只有蝙蝠先生才会建造一幢这样的房子,才会住在这样的地方。
  这地方简直就是人间地狱!
  没有人愿意进入地狱。
  这八个杀手也不愿意。
  不愿意也得愿意。
  谁要见蝙蝠谁就得进入这地方。
  这叫做无可奈何。
  人世间多的正是这一种无可奈何。
  能够从心所欲,对任何事情都有绝对选择的权力的人,试问又有几多个?
  所以这无可奈何,本来就不能算是一种悲哀。
  但同一个人,遇着的偏就是这种无可奈何的事情,却就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了。这样的人岂非多得很?
 
×      ×      ×

  地狱的气氛当然不是容易抵受的。
  有人在轻咳,有人在拭擦兵刃……
  居然还有人在玩弄着衫角。
  这个当然是女孩子,八人中唯一的女孩子,十三杀手!
  步烟飞!
  她的眉目是这样的清秀,神态是这样的温柔,腰肢是这样的窈窕,举止是这样的娇憨……
  这样的一个女孩子竟会是十三杀手之一,你相不相信?
 
×      ×      ×

  人只有八个,椅子却有十三张,空出了五张。
  十三个杀手只到了八个,还差五个。
  柳展禽,高欢,不了,张凤,这四个是永远不会再到的了,还差一个是谁?
  殷开山?
  殷开山正在拭擦着他那一柄重足三十斤的开山巨斧。
  曹金虎还在轻咳,步烟飞却已不再玩弄衣角。
  温八爷肥胖的脸上淌满了汗珠,手中一柄寒铁折扇在摇个不休。
  风林戴了鹿皮手套的一双手也始终不离腰畔的豹皮囊,这是他的习惯,他这一双手如果没有需要,一离开豹皮囊,暗器就必然出手。
  对任何人他都抱着戒心。
  他只相信自己。
  没有人愿意坐在这样的一个人身旁,常三风也不例外,他宁可坐远一点,所以他和风林之间就隔着两张空椅。
  多了这两张椅子的距离,凭他的轻功,凭他的剑术,他相信就算来不及闪避、来不及封挡,总可以来得及反击。
  他的手就在剑上!
  他身旁就是放天龙。
  放天龙并不像龙,并不神气,八个人之中最高的算是他,最瘦的也是他,没精打采地挨在椅上,倒像是一条刚从泥塘里捞上来的黄蟮。
  放天龙身旁是步烟飞,步烟飞对面才是这八个人中最后的一个。
  这个人一身青衣。
  一个铜壶滴漏放在这人面前,这人的一张脸庞,全部隐没在铜壶滴漏的暗影下。
  这个人到底是谁?蝙蝠先生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