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章节 > 银剑恨 > 第三章 蝙蝠翔怪屋 杀手会沙洲

第三章 蝙蝠翔怪屋 杀手会沙洲

作品:银剑恨 作者:黄鹰 分类:黄鹰小说 字数:26320 更新时间:2020-03-04 15:33
  “我饮恨五年,等的就是这一日!”青衣人的语声更激动,道:“五年后的今日,他的武功虽然更高深莫测,这五年来我也不是白过的,何况正如放天龙所说,多了万两黄金的鼓励,一个人的本领是必然比原来厉害得多!”
  “难得你有此决心,我们若是连这都不帮忙、不成全,未免太不够朋友!”温八爷的口气这一次又两样了,居然还给青衣人问上这一句道:“放天龙呢?”
  “沈胜衣第二个才找上我更好!”放天龙居然也不反对,但听他的口气,青衣人就好像死定了似的。
  “事情就这样决定了?”
  “还差一样!”
  “什么?”
  “日期未定!”
  “七月初七这个日子好记,就七月初七如何?”
  “这么一个充满诗意的日子,唉!”
  “温八爷几时变成了诗人的?”
  “刚刚……”
  “我们索性就约战沈胜衣在当日拂晓,当夕就留给温八爷作诗好了。”
  温八爷大笑,道:“要是活得到当天晚上,我就不单止人作诗,还要泛舟西湖楼外楼,设盛筵,传鼓乐,大大地庆祝一番!”
  “我若是有命,一定叨光一杯!”殷开山随亦大笑。
  “赏面,赏面!”温八爷笑得更大声了。
  蝙蝠倏地打断两人的笑声,道:“你们预算几时通知沈胜衣?”
  “时间反正是多着,迟一些早一些也无妨。”
  “现在呢?”
  黑暗中突然静了下来,八个人显然都因为蝙蝠这一问,一时间怔住。
  “我这里设有竹节传音,来人只要一进入院子,我这里就能听到。”蝙蝠跟着说道:“院子里有人!”
  “我们怎么听不到?”温八爷第一个接口,语声中充满了疑惑。
  “你们的耳朵还不如我的耳朵灵!”蝙蝠笑,道:“你们方才也实在兴高采烈!”
  又是一阵静寂。
  静寂中依稀果然听到微弱的脚步声。
  “莫非是张凤?”有人问。
  “张凤的步伐不是这样子,也没有这么轻盈!”蝙蝠连各人的步伐轻重也竟分辨得出来。
  “也许是不了……”
  “绝不是!”蝙蝠斩钉截铁回答。
  “然则来人到底是哪一个?”
  “还有哪一个?”
  “沈胜衣?”
  蝙蝠只是笑。
  “这小子!”温八爷的语声似乎已起了颤抖。
  “这小子来得正好!”蝙蝠仍在笑,道:“横竖我出不起钱,西溪之约少我一份亦无妨!”
  “……”
  “既然找到来,我何不一尽地主之谊,索性就在这里欢迎他?”
  “你……”
  “我也好趁此机会替你们通知一声!”
  “你要是未及通知……”
  “还有我!”步烟飞的声音,道:“反正我早就想认识一下这个人。”
  “步烟飞轻功一向就独步武林,就算通知这小子一声才走,相信还来得及的!”青衣人补充一句。
  “那么步烟飞就在屋外等着好了!”蝙蝠并没有反对。
  风林在一旁突然冷笑起来。
  “你又在笑什么!”
  “我们是经由院子进来,这屋子的门就正向着院子,沈胜衣既然已在院子,我们这里一出去就得与他碰面,不成他只会眼巴巴地就这样让我们离开……”
  “我可曾说过要你们原路出去?”
  “这……”
  “这里还有一道暗门,通往屋后!”
  “……”风林只好闭嘴了。
  “蝙蝠!”温八爷忽地这样问道:“你又有几分把握?”
  “在外我不知,在这里——”蝙蝠一沉声道:“我说有十分把握你信不信?”
  温八爷没有答话。
  这种情形下,他也知道最好还是沉默。
  “我原就不大相信这小子有那么厉害,何况这里是我的王国!”蝙蝠又笑了,道:“在自己的王国也没有充分把握对付一个人,这未免说不过去!”
  没有人作声。
  “现在我多说也是废话,西溪的景色听说不错,你们就算没有事,到那儿一游也是好的,七月初七那一天,沈胜衣若是不来,我必来,你们给我预备好那万两黄金就是了!”
  “你若是不来?”
  “沈胜衣必到!”蝙蝠笑得更响亮,道:“听到了没有,这小子人已在第一重门户之前!”
  语声陡落,“砰”的一声巨震突然传来!
  “居然敢就此破门而入!”蝙蝠笑声一敛,道:“这小子简直胆大包天!”
  “暗门在哪里?”温八爷猛地叫了起来。
  “噗”的桌上的油灯即时重亮!
  灯火一燃起,黑暗中“轧轧”的就是一阵异响!
  灯火一燃起,黑暗中就出现了骷髅也似的一颗人头!
  这颗人头只有疏落的几根白发,尖嘴,削腮,塌鼻,眼眶枯陷,就像是两个深黑的洞孔,这两个深黑的洞孔之中,又竟似闪烁着碧绿色的磷光!
  突然看到这样的一颗人头,胆子最大的人,只怕也不免大吃一惊。
  “蝙蝠先生!”步烟飞更就不由得失声惊呼!
  蝙蝠先生“咯吱”一笑,鸟爪似的右手一把抓住桌上的油灯掷向身后,僵尸一样瘦长的身子紧接冲天飞起!
  “门就在那里!”蝙蝠的声音已在梁上!
  温八爷应声一长身,追在油灯之后!
  他人虽然肥胖,身形倒也快的可以,居然让他追上了那盏油灯,他手中折扇一展,居然又让他用扇面将那盏油灯接下!
  微弱的灯光照耀下,果然看到后面的墙壁上出现了一道暗门。
  暗门已打开,温八爷闪身而入!
  “砰”的第二下巨震即时传来!
  第二重门也给破了!
  常三风哪里还敢怠慢,一个箭步标上,紧跟在温八爷身后!
  然后风林,曹金虎,殷开山……
 
×      ×      ×

  黑,又是漆也似的黑!
  “轧轧”的暗门正在关上。
  “砰!”第三声巨震!
  黑暗中一股狂风暴涌而入!
  “砰!”又一声,这一声轻得多了!
  蝙蝠的笑声,语声立时暴发!
  “你何必这样心急,你小心一点,又怎会撞到那张椅子?”
  “幸好我这个脑袋比你那张椅子坚硬得多!”破门冲入的这个人笑应着!
  这种环境之下还能够这样说话的,除了沈胜衣又还有谁?
  蝙蝠不由得叹一口气,道:“你这小子果然是胆大包天!”
  “过奖过奖!”
  “入来这样的地方,难道你一点恐惧也没有?”
  “入来之前些少是有的,入来之后就完全没有了!”
  “有这回事?”
  “没有也得有,恐惧的结果往往就是死亡,这我倒是懂得的!”
  “你难道还想活着离开这里?”
  “我本来就不是打算来送死的!”
  “只可惜你现在想离开也不成了,你踢破了我三道门户,撞坏了我一张椅子,这笔账,我至少免不了要好好的跟你算一算了!”
  “好在我根本没有意思这就离开,这笔账你尽可以慢慢的算,但算完了账,我还是要走的!”
  “你似乎完全没有将我看在眼内!”
  “这可怪不得我,你这地方实在太黑,我想将你看在眼内也不成!”
  “好一个沈胜衣,好一张利嘴!”蝙蝠不怒反笑。
  这一次的笑声更阴森,更恐怖!
  沈胜衣似在叹气,道:“别笑得这样难听,可以不可以?”
  “不可以!”
  “那我这双耳朵只好活受罪了!”
  “你可以不听的!”
  “如何?”
  “让我抓碎你的脑袋!”
  “你也可以不笑的!”
  “怎样!”
  “让我搬??掉你的人头!”
  “我实在奇怪!”
  蝙蝠的语气已开始有点着恼。
  “奇怪什么?”
  “你到底是否真的知道我是何人?”
  “你难道不是蝙蝠先生?”
  “哦?原来你真的知道!”
  “知道又怎样?”
  “你怎敢在我面前这样说话!”
  沈胜衣大笑!
  “你就一点儿也不怕我蝙蝠?”
  “怕我还会到来?”沈胜衣突然反问道:“其他的人呢?”
  “都走了!”
  “可惜!”
  “你无需可惜,你知不知道西湖?”
  “到过好几次!”
  “西湖附近的西溪?”
  “也有一点儿印象!”
  “秋雪庵?”
  “闻名!”
  “七月初七拂晓后,他们八人就在西溪秋雪庵附近的沙洲等你!”
  “你呢?”
  “我不是在这儿?”
  “你不去?”
  “我去你就不能去!”
  “亦即是你不能去,我才可以去?”
  “正是这意思!”
  “你可有遗言?”
  “要是你不死,就让我死在这屋子之中,黑暗之中!你?”
  “我?我死后,你即使拿我的骨头喂狗也不要紧!”
  “唉!”蝙蝠突然叹了一口气,道:“怪不得了,高欢几人先后都死在你剑下,怪不得你完全不怕我蝙蝠,怪不得你胆敢挑战十三杀手,原来你一开始就准备拼命,一开始就抱着必死之心,一开始就以生命作赌注,一个人敢以生命作赌注,又还有什么不敢做的事情?一个人抱着必死之心,又还有什么可惧?一个人准备拼命,又还有什么力量能够抵挡?”
  “依你说这一战我岂非又是必胜?”
  “本来是的,只可惜这一次你遇着的是我!”
  “你又如何?”
  “我年已七十,我双睛已瞎,我嗜武如狂!”
  “这又有什么关系?”
  “人生七十古来稀,虽死我已无憾,目不能视,终日就只有生活在黑暗之中,这种生活方式我早已厌倦,你实在是难得一见的高手,既然嗜武如狂,我又怎能不倾力与你一战?”
  “哦?”
  “我生亦不欢,死亦无憾!”
  “我生亦有何欢?死又有何憾?”
  “好!”
  随着蝙蝠这一声“好”,黑暗中“铮铮”的一连串金属声响!
  同时“呛啷”一声,亦似有剑刃出鞘!
  “我这一双鬼爪特取北海寒铁,爪七寸七,柄二尺二,各重六斤六!”
  “我这一口剑精钢淬炼,把手八寸八,锋刃三尺三,全重五斤五!”
  “好剑!”
  “好爪!”
  “剑何在?”
  “爪何在?”
  “爪在你头上!”
  衣袂掠风声,兵刃破空声一齐暴发!
  “当”的金铁交击声响处,炸开一蓬火星!
  火星中隐约可见蝙蝠手挥双爪,凌空飞舞,沈胜衣剑隐肘后,面色凝重!
  火星闪逝!
  蝙蝠笑在半空,道:“果然好身手!”
  “本来就是好身手!”
  “再接我一爪!”
  破空声又起!
  火星又迸射!
  这一蓬火星才闪逝,第二蓬火星又已炸开,紧接第三蓬,第四蓬……
  火星到处飞闪,蝙蝠阴森恐怖的笑声亦到处飞扬!
  沈胜衣反而一声不发!
  蝙蝠显然已抢尽先机I
 
×      ×      ×

  蝙蝠应该可以抢尽先机,蝙蝠本来就是占尽优势!
  沈胜衣并不是没有过黑暗中与人交手,但在他的经验中,虽然在黑暗,黑暗之中还有光!
  灯光,火光,星光,月光!
  这里有的却只是黑暗!
  这里简直就是人间的地狱!
  蝙蝠呢?
  蝙蝠终年生活在黑暗之中!
  蝙蝠更就早已摸熟了这里的一切,习惯了这里的环境!
  蝙蝠本来就是这里的主人!
  黑暗是瞎子的王国!
  这里原来就是蝙蝠的王国!
 
×      ×      ×

  裂帛声突响!
  蝙蝠的笑声更阴森,更恐怖!
  “血腥味,我嗅到了血腥味!”
  “是我的胸膛在流血。”
  “这是我的第十七爪,我这第十七爪终于伤你在爪下!”
  “可惜入肉还不到半分!”沈胜衣的语声竟是异常的沉着!
  他若是不沉着,只有加速接近死亡!
  他当然省得!他又怎能不沉着?
  “这一爪不到,再来一爪就会到的了!”蝙蝠大笑中激荡起一连串破空声!
  蝙蝠的双爪又已挥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