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章节 > 长生剑 > 第三章 杀人金环

第三章 杀人金环

作品:长生剑 作者:古龙 分类:古龙小说 字数:15801 更新时间:2020-03-05 13:05
  一

  门外风景如画。
  暗褐色的道路,从这里开始蜿蜒伸展,穿过翠绿的树林,沿着湛蓝的湖水,伸展向闹市。
  远山在阴暝的天色中看来,仿佛在雾中,显得更美丽神秘。
  这里距离市镇并不远,但这一泓湖水,一带绿林,却似已将红尘隔绝在远山外。
  白玉京长长的呼吸着,空气潮湿而甜润,他忍不住叹了口气,道:“我喜欢这地方。”
  方龙香道:“有很多人都喜欢这地方。”
  白玉京道:“有活人,也有死人。”
  方龙香道:“这里通常都不欢迎死人的。”
  白玉京道:“今天为什么例外?”
  方龙香道:“无论谁,只要是住进了这里的客人,客人无论要做什么,都不能反对的。”
  白玉京道:“若要杀人呢?”
  方龙香笑了笑,道:“那就得看是谁要杀人,杀的是谁了。”
  白玉京冷冷地道:“这倒真是标准生意人说的话。”
  方龙香道:“我本来就是个生意人。”
  白玉京往前面走了几步,又走了回来,道:“我看他们好像并没有不让我走的意思。我走出来,也没有人想拦住我。”
  方龙香道:“嗯。”
  白玉京又道:“也许,他们并不是为了我而来的。”
  方龙香道:“也许。”
  白玉京忽然拍了拍他的肩,笑道:“这次算你运气。”
  方龙香道:“什么运气?”
  白玉京道:“这次你不必怕被我吃穷,明天我一早就走。”
  方龙香道:“今天晚上你……”
  白玉京道:“今天晚上我还想喝你柜子里藏着的女儿红。”
  方龙香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忧郁,遥视着阴暝的远山,缓缓道:“今天晚上一定很长。”
  白玉京道:“哦。”
  方龙香道:“这么长的一个晚上,已足够发生很多事了。”
  白玉京道:“哦。”
  方龙香道:“也已足够杀死很多人。”
  白玉京道:“哦。”
  方龙香忽然转过头,凝视着他,道:“你是不是一定要等那个人来了才肯走?”
  白玉京道:“那个人是谁?”
  方龙香道:“青龙会也在等的人。”
  白玉京微笑着,眼睛里却带着种很奇特的表情,过了很久,才缓缓道:“老实说,我的确已渐渐觉得这个人很有趣了。”
  方龙香道:“但你连他是个什么样的人都还不知道。”
  白玉京道:“就因为不知道,所以才更觉得有趣。”
  方龙香道:“只要是有趣的事,你就一定要去做?”
  白玉京道:“通常都是的。”
  方龙香道:“有没有人使你改变过主意?”
  白玉京道:“没有。”
  方龙香叹了口气,道:“好,我去拿酒,带你的女醉侠下来喝吧。”
  白玉京道:“我还要去换套新衣服。”
  方龙香道:“现在?”
  白玉京道:“喝好酒的时候,我总喜欢穿新衣服。”
  方龙香目光闪动,道:“杀人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喜欢换上套新衣服?”
  白玉京笑了笑,淡淡道:“那就得看我要杀的是谁了。”
 
×      ×      ×

  袁紫霞坐在床上,抱着棉被,道:“我们为什么不把酒拿上来,就在这屋里喝?”
  白玉京微笑道:“喝酒有喝酒的地方。地方若不对,好酒也会变淡的。”
  袁紫霞道:“这地方有什么不对?”
  白玉京道:“这是睡觉的地方。”
  袁紫霞道:“可是……楼下一定有很多人,我又没新衣服换,怎么下楼?”
  白玉京道:“我就是你的新衣服。”
  袁紫霞道:“你?”
  白玉京道:“跟我在一起,你用不着穿新衣服,别人也一样会看你。”
  袁紫霞笑了,嫣然道:“你是不是一向都觉得自己很了不起?”
  白玉京道:“通常都是的。”
  袁紫霞道:“你有没有脸红过?”
  白玉京道:“没有。”
  他忽然转身,道:“我在楼下等你。”
  袁紫霞道:“为什么?”
  白玉京道:“因为我现在已经脸红了,我脸红的时候,一向不愿被人看见的。”
 
×      ×      ×

  袁紫霞打开随身带着的箱子,拿出套衣服。
  衣服虽不是全新的,但却艳丽如彩霞。她喜欢色彩鲜艳的衣服,喜欢色彩鲜艳的人。
  白玉京好像就是这种人。
  他骄傲,任性,有时冲动得像是个孩子,有时却又深沉得像是条狐狸。
  她知道这种男人不是好对付的,女人想要俘虏他,实在不容易。
  可是她决心要试一试。

  二

  这里吃饭的地方并不大,但却很精致。
  桌子是红木的,还镶着白云石。墙上挂着适当的书画,架上摆着刚开的花,让人一走进来,就会觉得自己能在这种地方吃饭是种荣幸,所以价钱就算比别的地方贵,也没有人在乎了。
  青龙会的三个人,占据了靠门最近的一张桌子,眼睛还是在盯着门。
  他们显然还在等人。
  朱大少的桌子靠近窗户,他已经开始大吃大喝,那黑衣人却还是影子般站在他身后。
  “这位客官不用饭?”
  “他可以等我吃完了再吃。”
  让人走在前面,等人吃完了再吃,这就是某种人自己选择的命运。
  法事已做完了,那两个和尚居然也在这里吃饭,灯光照着他们的头,亮得就像是葫芦。
  他们好像刚刮了头。
  风中隐隐还可以听到那位老太太的哭声。究竟是谁死了?她为什么哭得如此伤心?
  打破金鱼缸的人还没有露面。他为什么一直躲在屋子里不敢见人?
 
×      ×      ×

  茶不错,酒也是好酒。
  白玉京换上件宝蓝色的新衣服,喝了几杯酒,似已将所有不愉快的事全都忘了。
  方龙香却显得有些没精打采的样子,酒喝得很少,菜也吃得不多。
  袁紫霞嫣然道:“你吃起东西来,怎么比小姑娘还秀气?”
  方龙香苦笑道:“因为我是自己吃自己的,总难免有些心疼。”
  白玉京道:“我不心疼。”
  他忽然招手叫了个伙计过来,道:“替我送几样最好的酒菜到后面巷子里去,送给一个戴红缨帽的官差,和一个卖藕粉的。”
  方龙香冷冷道:“还有个戴毡帽的呢?”
  白玉京道:“据说他们自己随时随地都可以找得到东西吃。譬如蜈蚣、壁虎、小蛇。”
  袁紫霞脸色忽然苍白,像是已忍不住要呕吐。
  屋子里每个人好像都在偷偷地看着她,甚至连那两个和尚都不例外。
  他们的嘴吃素,眼睛并不吃素。
  突听蹄声急响,健马长嘶,就停在门外。
  青龙会的三个人立刻霍然飞身而起,脸上露出了喜色。
  他们等的人终于来了。
  方龙香看了白玉京一眼,举起酒杯,道:“我敬你一杯。”
  白玉京道:“为什么忽然敬我?”
  方龙香叹了口气,道:“我只怕再不敬你以后就没机会了。”
  白玉京笑了笑,道:“你不妨先看看来的是谁,再敬我也不迟。”
  用不着他说,每个人的眼睛都在盯着门口。
  健马长嘶不绝,已有个人匆匆赶了进来。
  一个青衣劲装的壮汉,满头大汗,大步而入。
  青龙会的三个人看见他,面上却又露出失望之色,有两个人已坐了下来。
  来的显然并不是他们等的人。
  只见一个人迎了上去,皱眉道:“为什么……”
  别人能听见的只有这三个字,他的声音忽然变得低如耳语。
  刚进来的那个人声音更低,只说了几句话,就又匆匆而去。
  青龙会的三个人对望了一眼,又坐下开始喝酒,脸上的焦躁不安之色却已看不见了。
  他们等的人虽然没有来,却显然已有了消息。
  是什么消息?
 
×      ×      ×

  朱大少皱起了眉。别人的焦躁不安,现在似已到了他脸上。
  两个和尚同时站起,合什道:“贫僧的帐,请记在郭老太太帐上。”
  出家人专吃四方,当然是一毛不拔的。
  但也不知为了什么,白玉京总觉得这两个和尚看着不像是出家人。
  他眼睛带着深思的表情,看着他们走出去,忽然笑道:“听说你天生有双比狐狸还厉害的眼睛,我想考考你。”
  方龙香道:“考什么?”
  白玉京道:“两件事。”
  方龙香叹了口气,道:“考吧。”
  白玉京道:“你看刚才那两个和尚,身上少了样什么?”
  袁紫霞正觉得奇怪:这两个和尚五官俱全,又不是残废,怎么会少了样东西?
  方龙香却连想都没有想,就已脱口道:“戒疤。”
  袁紫霞忍不住叹道:“你的眼睛果然厉害,他们头上好像真的没有戒疤。”
  白玉京道:“连一个都没有。”
  袁紫霞道:“他们……他们难道不是真的和尚?”
  白玉京笑了笑,道:“真就是假,假就是真,真真假假,何必认真?”
  袁紫霞抿嘴一笑,道:“你几时也变成和尚?怎么打起机锋来了?”
  方龙香道:“他不但跟和尚一样会打机锋,而且也会白吃。”
  他不让白玉京开口,又道:“你已考过了一样,还有一样呢?”
  白玉京压低声音,道:“你知不知道青龙会的人究竟在等谁?”
  方龙香摇摇头。
  白玉京道:“他们在等卫天鹰!”
  方龙香立刻皱起了眉,道:“卫天鹰?‘魔刀’卫天鹰?”
  白玉京点点头。
  方龙香动容道:“这人岂非已经被仇家逼到东瀛扶桑去了?”
  白玉京道:“扶桑不是地狱,去了还可以再回来的。”
  方龙香眉皱得更紧,道:“据说这人不但刀法可怕,而且还学会了扶桑的‘忍术’。他既已入了青龙会,想必就是传说中的‘青龙十二煞’之一。”
  白玉京淡淡道:“想必是的。”
  袁紫霞瞪着眼,道:“什么叫忍术?”
  白玉京道:“忍术就是种专门教你怎么去偷偷摸摸害人的武功,你最好还是不要听的好。”
  袁紫霞道:“可是我想听。”
  白玉京道:“想听我也不能说。”
  袁紫霞道:“为什么?”
  白玉京道:“因为我也不懂。”
  其实他当然并不是真的不懂。
  忍术传自久米仙人,到了德川幕府时,又经当代的名人“猿飞佐助”和“雾隐才藏”发扬光大,而雄霸扶桑武林。
  这种武功传说虽神秘,其实也不过是轻功、易容、气功、潜水——这些武功的变形而已。比较特别的是他们能利用天上地下的各种禽兽器物,来躲避敌人的追踪,其中又分为七派。
  伊贺、甲贺、芥川、根来、那黑、武田、秋叶。
  甲贺善于用猫,伊贺善于用鼠。
  这些事白玉京虽然懂,却懒得说,因为说起来实在太麻烦了。
  你若想跟女人解释一件很麻烦的事,那么不是太有耐性,就是太笨。
  方龙香沉思着,忽又问道:“你怎么知道他们等的是卫天鹰?”
  白玉京道:“刚才他们自己说的。”
  方龙香道:“他们说的话你能听见?”
  白玉京道:“听不见,却看得见。”
  袁紫霞又不懂了,忍不住问道:“说话也能看见?怎么看?”
  白玉京道:“看他们的嘴唇。”
  袁紫霞叹了口气,道:“你真是个可怕的人,好像什么事都瞒不过你。”
  白玉京道:“你怕我?”
  袁紫霞道:“嗯。”
  白玉京道:“你怕我,是不是就应该听我的话?”
  袁紫霞笑了,这句话正是她问过白玉京的。她轻轻笑着道:“你真不是个好人。”